主页 > H蹭生活 >[宜兰]龟山岛的沧桑岁月 >

[宜兰]龟山岛的沧桑岁月

2020-06-09

只要去过台湾东北部,沿着宜兰秀丽的海边隐约地看到海上天边浮游着一只大龟。自古以来,在宜兰就流传着许多神话与传奇,有的说是神玄天上帝割腹取其内脏丢入海中而成的神龟;也有说是海龙王的龟将军与公主私奔,被追杀化而为岛;还有一说是郑成功令大海龟运输补给,嫌牠太慢,盛怒的郑成功用大炮轰击牠,大海龟遗体就成了龟山岛。这些充满人文气息与神话色彩的故事增添了龟山岛的风采,而龟山岛也成了宜兰海域的守护神。
▋军事禁地 开放游览
龟山岛早年为「军事禁地」,更令人有神秘莫测之感。前几年「解禁」,开放民间游览。经打听联繫,终于在2009年秋季与老妻踏上龟山岛之行。
从台北乘火车到头城下车,搭计程车约十来分钟就到了乌石渔港码头。自几年前龟山岛开放以来,由头城区渔会主办,每天限额四、五百名游客登岛探访。渔会的服务很好,我们先在大楼内看录影简介,然后成队登船,向着这只「大龟」驶去。
龟山岛距乌石港约10公里。当日天气晴朗,海浪平静,约40分钟到了一个简易的码头。上岸后,跟着导游先参观一个陈列馆,了解该岛的地形与历史。
龟山岛东西长3.3公里、南北宽1.7公里,面积仅2.85平方公里,由火山爆发形成。海岸一周长10公里,全岛大多为陡峭的山坡,最高峰海拔398米。两个不同的火山体造成「龟头」与「龟甲」两座高峰。两峰间的「龟颈」 为一较为平坦的草原,以前是岛上居民耕作及放牧之地。岛的北面是斜坡,一部分可耕种。而南岸受侵蚀形成陡峭悬崖,附近海底有活火山涌出硫气侵蚀海岸,使得草木难生。在此海边受海水侵蚀,产生许多溶洞。南北两岸受季风、颱风及海潮夹带流石在岛之西端形成一条长一公里的「沙嘴」,谓之「龟尾」。这个龟尾随季节风潮与颱风来袭,不时改形向南或北位移,被称为「神龟摆尾」。龟尾部有一内陆淡水的「龟尾潭」,原属火山口喷发而成,由南北两岸沖刷而来的砾石使之与大海相隔。 在潭的北侧避风之处有一片较宽阔的平地, 海岸边堆积的砾石有数米之高,形成天然防波堤。这里是岛上的精华区,乃是以往渔民居住之地。
▋世外桃源 渔产丰富
据说在清代中叶,福建漳州渔民前往台湾基隆屿捕鱼,因天气变化迷失方向,来到当时荒无人烟的龟山岛,意外地发现这里的渔产特别丰富。其后该岛就成为漳州来台捕鱼的定点,最初渔民在岛上避风及补充淡水,扎寨于岛上以作短期的停留。到了道光年间,逐渐有人迁此居住,一面捕鱼,一面在山坡耕种、放牧,开垦荒岛。由于这里位于西太平洋暖流的通道上,加之海底温泉,成为旗、鲨、鲭、鲣、飞鱼等聚集之处,龟山岛成为有如世外桃源的渔村。居民最高曾达到一百多户,约七、八百人。
光复后,龟山岛隶属宜兰县头城镇。上世纪60年代,国民政府十分关心岛上渔民生活,省主席黄杰、行政院长蒋经国均曾来岛上巡视,了解并改善渔民生活。当时有人提议将龟尾南岸凿开一个缺口,联通「龟尾潭」与大海,以作为内海渔港。60年代中期施工完毕,渔船均进入「龟尾潭」内停泊,定名为「龟山渔港」,一时龟山岛面目一新。
但好景不长,很快岛民就发现「龟尾潭」的水成了盐水,不能饮用与灌溉了。生态变化使得淡水鱼少了,鸟儿也不来了。更糟的是不久颱风光临,带来大量砾石将渔港出口堵塞,港内渔船出不了海了。 岛民不怕艰难,赶紧挖掘,恢复了港口通道。却没多久,又来了个颱风,渔港又被堵着,老百姓再度奋勇地与大自然搏斗。如此一次又一次,短短四年之间来了十个颱风,堵了十次。大家忙了九次,到第十次时想通了,还是老天厉害,赢不了祂。只得将渔港放弃,留下一个盐水内湖及高耸的「龟山渔港」纪念碑。
▋人口外流 岛民迁村
生态破坏以后,岛上居民的生活起了很大的变化。1974年,不幸岛上又起了一场大火,许多岛民无家可归,生活困苦。加之青年教育、求职、婚姻等问题,人口逐渐外流。到了1977年,国防部宣布因「时局紧张」,将龟山岛设为「军事禁地」。政府安排将所有岛民迁到龟山岛对海,宜兰海岸的大溪仁泽新村。岛民别离了一、两百年的祖居。全岛一空后,国军进驻了一个连的官兵,建军事防御,深挖坑道。龟山岛成为「军事要地」。
其后宜兰县政府及龟山岛以前的居民一再呼吁,经过多年的封锁,县长游锡率领,并邀请了内政部长吴伯雄、文建会主席申学庸于1994年举办了一次「归来吧!龟山」的庆典。百余艘渔船带着龟山原居民和原供奉在龟山的「妈祖」及「太子爷」神像,欢天喜地的重返阔别17载的故乡,作了一天的祭拜与庆祝活动。接着宜兰政府与国防部不断地商酌,终于在2000年宣布将龟山岛「解禁」,开放为观光景点。
现在岛上没有居民,只留下十个兵士守护。风平浪静的时候,每天约有四、五百游客来岛观光。我们见到岛上唯一的庙宇-拱兰宫,原为岛民奉祭妈祖及太子爷的百年老庙。据说刚开始驻军时,一连死了两个连长,阿兵哥以为他们来此触怒了老天。因为他们不出海打鱼,不需要妈祖,于是赶快把观音菩萨请来,将拱兰宫改为观音庙,果然就再没事了。
走到「龟尾潭」边的原居民旧居,木造的民房早已蕩然无存,遗下几间石砌的旧屋残垣。想来这里曾有一百多年的兴旺,「起朱楼、宴宾客」,如今早已「冰消了」。其旁有几间军营及旧有的小学遗址。见到草地上几个原居民的祖坟,这也是岛民最怀念不捨的遗物。南望「龟尾潭」坐落村落与高山之间,清晰幽雅。对面山下立了一个高耸的观音塑像。导游说,近几十年来雨水沖洗,现在潭水已不是很鹹,喝起来就像喝汤一样了。
走过村落废墟,见到耸立着一座洁白的纪念碑,上书「龟山渔港」,似乎在述说着龟山岛逝去的沧桑岁月以及那一桩「饱经波折」的筑港大业。想要登山远望,导游说因为日本人干的「缺德事」,现在满山毒蛇,除非特别组队,不允许上山。令我最吃惊的乃是「战备坑道」,这坑道比金门、马祖的一些坑道绝不逊色。导游又说,其实从1977到2000年驻军期间,局势一点也不紧张,只是一群阿兵哥来到岛上,实在没事干,只好挖洞了。走到洞的顶端,见到遗下的大炮,居然是我60年代当兵时用的90高炮,令我倍增亲切。但在我们那个时候已是过时、没什幺用的武器,没想到几十年后还拿到这里来以备「紧张局势」。
▋悬崖绿波 神奇美丽
由洞口向外眺望悬崖、大海以及海面由地热涌起的绿波,景色奇特、壮观美丽。据说当年这海边成为「大陆渔船海上夜市交易区」,夜间经常有大批的大陆渔船到此与台湾的船只交换货物,一片兴旺,与岸上的碉堡及大炮相映成趣。有意思的是那90高炮也从来没发过一炮,不知是不想打?还是打不响?
最后我们登船,沿着龟山岛缓缓环绕而行,但见龟尾、龟甲、龟颈、龟头、绿野斜坡、秃岩悬崖、绿波涌起,景色非凡。它真是个「横看成龟,侧亦似龟」的神奇美丽的小岛。
旅游小贴士
如要去龟山岛游览,需一周前上网或打电话到宜兰头城区渔会登记,并选择环岛、登岛、登山、观豚等项目。如乘火车,可在头城下车,搭计程车约十分钟抵达乌石渔港的渔会大楼,随队登船。
[转贴自世界新闻网]


上一篇:
下一篇: